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呃,我老公是国民初恋

周以其说,林卓然,我死你葬,所以,你不能比我先挂。

呃,我老公是国民初恋 丁小川 2326 2018-08-03 15:49:16

  大年初四。

  陪以其飞了三天的卓然,总算回到了上海的家。

  不陪不知道,一陪吓一跳。

  明星,不是谁说当就能当的。

  除了样貌与才华,还得加上体能。身体得倍儿棒,否则应付不来的。

  于是,回家第一件事,卓然就算一头扎进了厨房。

  “你在干嘛?”补了眠出来的以其,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腰,把她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我在熬汤呢,十全大补汤。”

  “啊?给谁?”

  “给你啊,还能给谁?我又不需要。”

  “啊?给我啊?”

  “对啊,跟了你三天,发觉你太辛苦了。感觉不给你补补,你早晚要挂掉……”才说完,卓然不觉皱了下小眉。老妈反复叮咛的,年节假日里,不能说挂不挂的事儿。她又没脑子,犯了忌讳,“我的意思是,人早晚是要挂了的……”越解释越悲伤。还是算了。

  以其倒并不在意:“我不用啊,我有营养师的。你熬的这些,我也未必能吃的。”

  卓然扭头,看看以其:“为啥我熬的,你不能吃?”她眼中有着丝丝杀气,让以其觉得这是一道送命题。

  “你的厨房段位,是人都知道。”他小心地回道。

  “这次,我是根据网上的菜谱做的。没多一分没少一分。肯定不会有问题。”她说得那是相当的自信,“而且,老公不吃老婆煮的东西,说不过去,天理不容!”

  说不过她,以其投降。

  结果就是,他要面对着一锅看起来奇怪闻起来更奇怪的——林卓然牌十全大补汤。

  “喝了会不会死掉?”以其一脸的拒绝。

  “我妈说了,过年过节的,不能说‘死’字?”

  “那……会不会挂掉?”

  “周以其,你今天如果不喝……倒是很有可能会挂掉……看看,这可是你老婆我,放弃了补眠的时间,很认真很用心为你做的。”

  大叹了一口气,以其咬咬牙,将这一小碗汤,一饮而尽。

  “怎么样怎么样?”她眼里冒着小星星,看向他。

  努力咽下并不再犯呕,以其才开了口:“你的真心与用心,我切实体会到了。”

  “是吧!我就说这次没问题吧!那我去尝尝!”说过,她迫不及待地要往厨房去。

  以其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你别!都留给我吧!”

  “啊?”

  “林卓然,你要记得。”

  “什么?”

  “我死你葬。所以,你不能比我先挂。”

  卓然才想开口说什么,以其已弹起身来,捂着嘴巴跑进了洗手间。

  “有那么难吃吗?”卓然歪了下嘴,嘀咕道。

  ————————

  大年初四傍晚开始,卓然就不太平了。

  在北京就有些感冒的她,“病发”了,高烧。

  她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嘴里咬着跟体温计。难得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以其没心思欣赏,只是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他已驱车出去买了药,因为她说她不想去医院。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她的烧仍旧没退半分。

  “张嘴。”以其走过去,伸手,取出了卓然嘴叼的那根体温计,看过,他的眉锁得更紧,“还是没退下去。必须去医院。”

  “可……”

  “没有可是。”

  听过,卓然的五官挤成了一团。她害怕医院,讨厌医院。

  伺候完她更衣,把家中最厚的羽绒服包在了她的身上,以其拉着她出了家门。

  卓然坐在椅子上,被急诊医生问诊,以其则焦急地站在旁边。卓然抬头看看他,笑了。为了防止被认出,他裹得不比她少。不过她裹着的是身子,他裹的是脸。

  小大夫看看卓然,又抬头看看以其,有所怀疑,却又不能轻下判断。她的一个犹豫,却也放过了跟“国民初恋”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感冒,发烧,输液。

  卓然坐在输液室里,环顾了下空荡荡的四周,哀叹了一声。这大过年的,就她一人在此受罪。

  以其去便利店买了水回来,打开瓶盖,喂到她嘴边:“多喝点水。”

  卓然意思意思地喝了两口就摇头:“没味道……”

  “谁让你生病了的。乖,再喝两口。”以其像哄小孩一样地又让她喝了些。

  放下水,以其也放下了心来,总算有心情欣赏林卓然罕见的楚楚可怜状,看着,他不觉笑了:“林卓然,你怎么这么没用啊?我俩到底谁应该喝十全大补汤?”

  卓然只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精神搭理他。

  看看她被扎针的左手,觉得心疼不已,以其伸手,包住了她的右手:“快点好起来。”他说着,皱起没来。

  像是察觉到他的心焦与心疼,卓然微微侧头,看着他:“你这是在传真气给我吗?”努努嘴,指向他盖在她左手上的大手,“九阴还是九阳真经啊?”她提起精神来,跟他开着玩笑。

  她生着病,却还在安慰他。以其笑笑:“只要你不生病就好。”

  “我是铁打的,明天就好了。”她也笑笑。

  “林卓然。”

  “嗯?”

  “我收回之前说的话。”

  “哪句啊?你废话说过那么多的。”

  “我不用你陪着我,飞来飞去赶通告去工作。”

  “……我没有那么弱的,真的。这次是个意外。”

  并不管卓然说什么,他径自说:“你在家好好待着就行。”说得坚定。

  鼓了下腮帮,卓然不再说什么。

  ——————

  大年初五。

  卓然悠悠醒来,发觉自己半躺在以其的怀里,而以其则靠坐在床上。

  打了点滴回来,病情得到了控制,但他还是不放心地守了他一夜。

  觉得浑身酸痛,卓然挪了下身子,她很是小心,却还是吵醒了他。

  “你……醒了?烧退了吗?”他说着,伸手摸了摸卓然的脑门,“嗯,不烫了。”他总算放下心来,也总算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伸手,拿了床头的水杯,给卓然喂水。

  “我自己来。”卓然接过了水杯,喝了起来。

  以其笑了:“看来是好点了。”她不再听话,证明是真的好些了。

  “我们今天要干嘛?”

  “下午你要再去打点滴。”

  “啊?!我都好了啊,干嘛还要去?!”

  “感冒得有个过程,不是说烧退了,就好了的。”

  听过,卓然锁起了眉。她的假期,倘若就这样过去了……

  “你爸妈不是下午到嘛!”她重又燃起了希望。

  “不行。”以其摇头,“你今天哪儿都不能去。”

  “可是你爸妈也是特意从香港回来过年的呀!我不出面,是不是太不礼貌了?而且,你爸妈我爸妈也是第一次碰头。”她竭尽所能地说着,为的就是出去放风。

  看着她如此,以其不禁笑了:“那你下午好好去打点滴。”

  “成交。”她也笑了。

  “还有,现在再睡一会儿。”他一使劲,两个人就一起倒在了床上。

  他几乎一夜未眠,确实是累了也困了。

  而她,也需要多睡觉,来抵抗感冒病菌的再次侵扰。

  “以其……”

  “嗯?”

  “我们昨晚忘记迎财神了……”

  “……林卓然,小财迷啊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