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楹梦

第一百八十三章 统一

花楹梦 水瓶泪 4018 2018-06-11 07:30:00

  三日期限已过,水月那里却没有任何想要向天贤投降的意思,但因为缺少镜花夫妇的主持,大琴王军的军心显然变得低落起来。这几天王军所夺回的城镇又被贤王的大军攻占回了好几个。

  几路兵线节节败退,如今又只剩乐平这一个城市孤零零的守在那里,周围其他城镇的几路王军兵马以及百姓们都已经撤走,贤王顺利的将乐平三面都围了起来。

  “哈哈,没有了镜花的帮助,女皇终究只是一个没有用的小丫头,能成什么气候!”女皇与乐平王等人依旧在乐平城中没有离开,此时被他的军队三面合围,胜利仿佛就在眼前了。

  “王爷,虽然胜利在望,但我们还是小心为上,我们的大军还在南郡附近,如今包围这里的兄弟也就不到五万,如果此时有人断我们的后路……”严明似乎有些担忧。

  “严明,你太胆小了。”天贤不以为然,“这左右两路周边的城镇都空了,连城里的百姓都撤走了,你说哪有什么兵能够突然冒出来偷袭我们。再说我们后方,她要是敢派人从后偷袭,我倒是不得不佩服她了,后路有着我们南郡的大部队,偷袭所用之人必不会多,由谁会傻到偷袭把自己偷进我们包围圈的?”

  严明想了想,似乎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于是便也不多说什么了。胜利在望自己也不需要此时扫贤王的兴,免得到时候自己和那个苍轩一样被贤王说动摇军心给拖出去斩了,人家有相好的来救,自己可没有。

  “让将士们好好歇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定要攻下乐平城,活捉女皇!”

  *****

  城墙上,水月望着三名合围他们的大军,心里无比的紧张。今夜是关键的一战,如若能够顺利扛下来,那么他们还能迎来战事的转机,如果不能……那么她或许很快就要下去陪她的楠哥哥和父王了。

  “这种大军压境的感觉,看几次都觉得很壮观,只可惜这一次不是我们包围他们了。”洛桑走到了水月的身边,感慨道。

  “对不起,是我无用,才会导致这样的结局。”水月有些低落。

  “师母曾说过,胜败乃兵家常事。”洛桑安慰道,“女皇您不必放在心上,哪怕是乐平丢了,我也会拼死保护您逃出去,到时候您可以东山再起。”

  “洛桑……”水月看着洛桑的双眼,心情有些复杂,“我这个样子,值得你如此为我付出吗?”

  “值得!”洛桑肯定的回答,他对水月的心意从未改变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值得让我付出自己的一切。”

  “那个铃兰姑娘呢?”

  “嗯?”洛桑被水月给问懵了,女皇为何会在此时提起她?

  “没什么,准备一下吧,估计贤王今晚就会攻城。”水月转身回屋准备去了。

  ******

  夜色降临,贤王的部队果真又一次趁着夜色发起了攻击,乐平全城军民奋起反抗,一时间双方的人马激烈的交起手来。正当贤王带着部下准备冲入乐平城之时,手下的严明却赶了过来,阻止了他。

  “王爷!不好了,快撤!这两边真的有伏兵!”

  “怎么回事?不是两边的城里都撤空了吗?哪里来的伏兵!”

  “是地下!那些王军没有撤走,而是全都躲入了城镇地下的密道!”这是来源于镜花当初与穆易牵制住黑日教时所用的地道的灵感,水月干脆下令将附近城镇的地底变成了秘密藏兵地洞。将大军全都藏入地下,而自己则守在乐平,引诱贤王的兵马前来攻城,从而将他们反包围。

  “两边的人马都快守不住了,王爷快撤吧!”手下另一名将领任飞也催促着贤王与严明先撤。此时他们带出来攻城的人马只有五万,可包围他们的大琴王军可是整整翻了他们一倍的人数的。

  “后方似乎也有敌军的人马!”有一名将领快马回来相报。

  “怎么可能?南郡的那些将领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让王军的人马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们的身后!”贤王非常的愤怒,自己的这群手下都是干什么吃的。

  “王爷,身后那批人马的领头似乎是苍轩将军和玫瑰。”原来出现在天贤身后的人并非王军,而是此次回到南郡的苍轩带出来的他的亲信部队,约有一千来人。

  “苍轩!连你也要与本王作对吗!”好不容易甩开了追击他们的王军,此时贤王他们所面对的果真是带领着亲兵离开的苍轩,而他带走亲信部队,南郡的人马竟然一点都没有拦,由此可见那些呆在南郡的将领们也是不想得罪苍轩的。

  “不敢,给他们放行。”苍轩命令身后的部队让开了一条道。

  “喂!呆木头!抓了贤王这场战争就结束了啊!”玫瑰有些着急,这个苍轩竟要将人给这样放了!

  “瑰儿,贤王于我和陆丰都有恩,我不能忘恩负义。”苍轩像玫瑰解释了一句,然后又看向贤王,“王爷只此一次,从今往后请您自己保重,苍轩不能再跟随您左右了。”

  “……”天贤注视了苍轩很久,最后才对身后的部队下令,“我们走……”

  二次进攻乐平又是失败而回,这给了水月王军反扑的机会。一连几个月,王军愈战愈勇,南郡周边几个城镇纷纷沦陷,最后只剩下贤王所在的南郡这一座孤城,而四周也早已被王军团团包围……

  看着四周包围着他们的王军部队,天贤感慨万分,几个月前的时候还是他包围女皇所在的乐平城,而如今却已经轮到了他所在的南郡被包围了。

  “王爷。”府中一名下人找到了他,“王府那边有人找您……”

  “是谁?”

  “是……”那名下人欲言又止,“是……镜花郡主和她的夫君……”

  “呵呵,竟然是他们,走吧我们去见一下他们。”天贤似乎并不惊讶这个结局。

  依旧还是贤王府,镜花夫妇们坐在客厅非常随意的喝着茶水,见贤王进来,两人也只是微微一笑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贤王也是笑眯眯的样子,就仿佛他们此时只是喝茶聊天的朋友,外面的战争打杀与他们无关似得,“当若瑄被玫瑰与苍轩劫走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我输了。”

  那天在贤王府门口发现了若瑄以后,玫瑰就开始跟踪并调查这个若瑄的情况,果真发现了此人是在针对镜花与穆易利用阵法再次使两人陷入了情蛊的昏迷之中。

  玫瑰与苍轩接了洛婆婆后,立马通过百华的特殊渠道与红蕖联系上了。玫瑰拜托郭文帮忙,偷偷将镜花夫妇从乐平运到了南郡的洛婆婆家,一同前来的还有对朝暗之术颇有了解的芳花夫妇。玫瑰劫了若瑄,在芳花夫妇的帮助下及时停止了对镜花夫妇的施法。

  为了尽快唤醒昏迷的镜花与穆易,芳花冒险再次利用幽梦的原理将玫瑰送入了镜花情蛊的梦中。这也就是最后一天穆易在岸边遇到的那个玫瑰,他迅速了解了镜花与穆易的事情后,便在岸上助攻了他们夫妇一把,这才使得穆易在最后关头想起了镜花,两人才能从情蛊梦境中苏醒。

  “贤王这话说的不对,你输的不是我们夫妇,是天下人。大家不喜欢战争,而你却违背了民意,执意发动了这场叛乱才会一败涂地。”镜花回答。

  “呵呵,不论是我王兄还是月儿,他们的运气可真好……”天贤感慨着,“能遇见郡主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本王能早些年结识你,又或者你当初不是被成王遇见,而是遇见了我,或许今天的结果就不同了。”

  王军之所以能够百战百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便是镜花夫妇发明的各式神奇的武器,士兵们有连弩、掌心雷和梨花枪;攻城有床弩、攻城塔和投石机。这些稀奇古怪的兵器就算是训练有素的贤王的部队都招架不住,最后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王军便已将南郡包围成了一个孤城。

  “如果的事情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这个我们再提也没有意思。”镜花不以为然,“何况女皇能有今天并非镜花的功劳,而是她自我努力的结果,就像当初诱敌深入那招,镜花与易哥都还在梦里,那个主意完全就是她一个人计划的。而后的那些战役,东西虽然是我和易哥提供的创意,但是运筹帷幄、统领兵权还都是靠女皇的英明。否则徒有这些兵器也未必能够战胜王爷您,不是吗?”

  “呵呵,是啊,本王的确是小看了月儿。听说她还亲手杀死了欧石楠?成大事者必不能为情所困,她的确已经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女皇了。”天贤苦笑着如今女皇翅膀已硬,看来她真的可以成为名留千古的一代英明女皇。

  “不能为情所困……贤王还是这么认为吗?”对于贤王这句话穆易却有不同的看法,“其实我觉得世间不论什么事请都离不开情这一个字。”

  “哦?”贤王似乎愿意一听。

  “情有很多种,不仅仅是我与楹儿这样的爱情;其实楹儿与其他三位夫人的关系也是金兰之情;栀子、穆溪甚至于玫瑰等人心甘情愿追随我们友谊之情;梅延为了芳花夫人牺牲自己那是亲情;人情是情,情义亦是情。”穆易接着说。

  “镜花与女皇互相信任,亦是她们多年的主仆之情所积累下来的。苍轩虽然投靠了女皇旗下,却一次也没有对南郡出过兵,难道不是因为顾及与贤王您以及陆丰的兄弟之情吗?女皇之所以能那么顺利攻下南郡多城,离不开军民一心的共同努力,而在这之中必也少不了各种人情世故。所以我说天下要成大事者,必离不开一个情字。”

  “呵呵,辅国郡公的想法也的确是特别,所以这天底下也只有你能够博得镜花郡主的芳心。是啊,本王或许输也是输在情字上面。”贤王似乎被穆易说服了,“真的觉得如果能早些年解释你们夫妇的话,我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的地步了。”

  “现在也不晚啊,只要贤王您愿意投降,镜花愿意替您向女皇求情。毕竟您管理南郡的这些年,很得百姓们的爱戴。”镜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就是代替女皇来作说客的。

  “呵呵,不必了,这么多年我也害死了不少人,不值得女皇饶恕。”天贤摇了摇头,“另外,是我辜负了陆丰的,所以是时候去陪他了,以免他独自一人寂寞……郡主,能否拜托您两件事情?”

  “贤王请讲。”

  “第一件本王死后,请将我与陆丰葬在一起。虽然生前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愿死后能够同穴而眠。”

  “好吧……”镜花知道勉强无用,此时天贤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于是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第二件,本王的那些部下们都是勤政爱民的好人,只要他们愿意投降,可否让女皇饶恕这些人?”

  “女皇求贤若渴,只要他们诚信投降,镜花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如此……便好了。”天贤欣慰的笑了一下,“累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好好歇息一下了……”

  是夜王军发动了最后的总攻,南郡城的将士们得了贤王的关照,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便投降了王军。待水月跟着部队进入到贤王府的时候,天贤已经服毒自杀。天贤去的很安详,手里紧紧抓着的便是最后送到他手中的陆丰的遗物玉佩,镜花觉得天贤临死前一定是再一次见到了陆丰,所以才会走的那么的安心……

  至此,原本四分五裂、摇摇欲坠的大琴江山终于被水月和镜花一同收复统一了。历时近十年的时间,两人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最终镜花实现了她的诺言,帮助水月登上了女皇的皇位,而水月经过她的努力最后守住了先祖们的江山,成为了前无古人的第一女皇。

水瓶泪

这里大琴本土内的纷乱已经解决了,接下来便是最后一卷,曾经和镜花还有水月做过约定的天香公主所在的单图的故事。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人O(∩_∩)O~~O(∩_∩)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