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停了,风又起

第十五章 应酬

风停了,风又起 关于老姜 2204 2018-06-11 07:52:44

  林蔚然有时候在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没有办法拒绝秦川,也许她寂寞得太久,太需这样一个胸膛来停泊。也许这么多年过去,她对他的爱从来不曾减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深沉,虽然理智告诉她不应如此,但还是无法阻挡这份感情之火的重燃。

  时间允许的话,秦川都会准点出现在林蔚然公司门口,接她下班、吃饭然后送她回家,但每天的电话是必不可少的,让他高兴的是,她对他终于不似之前的冷淡。

  这对他们而言,是很大的进步。

  有一天晚上他自顾自的在电话里说一些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她在电话那头半天没有回应,他确认电话那头的她睡着了。但他不忍心挂断电话,不忍心挂断电话“嘟”的声音吵醒她。

  他要一步步赢回她的心,温暖她没有安全感的心。

  因为知道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且自己已经在付诸行动,所以他并不着急,有些结果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和几位专家开完会,正好是饭点,作为东道主,邀请吃晚饭便不在话下。而秦川,作为这个项目的技术中坚力量,自然也在作陪人员之列。

  他们吃饭的酒店位于城西一处闹中取静的地方,经过酒店大堂进入里面,便是亭台楼阁水榭香堤,别具匠心的中式园林建筑风格,每一个包间都是单独的一栋建筑。这里因为环境相对较好,又比较私密,便成了单位宴请的首选之地。

  大家兴致很高,酒过三巡,桌上气氛更加热烈起来。

  秦川因为开了车,今天并没有喝酒,中途招呼服务员开酒的时候,竟意外看见林蔚然进入了对面回廊里的包间。

  “可惜小秦不喝酒,大家有机会坐在一起讨论技术,机会难得。”宋教授说道。

  秦川说,“下次我做东,邀请几位老师喝酒,届时请各位老师赏脸光临。”

  宋教授一手举杯,文质彬彬的说:“客气了,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人,虽然才认识几天,但是像认识了很久,说明你我投缘。你在学术上的一些观点,我很赞同,也很有兴趣,有机会,我们再探讨。现在这个社会浮躁,像你这样专心做研究的年轻人不多了。”

  秦川说,“社会环境如此,每个人压力也大。现在都提倡全民创业,万众创新,有时间有条件的人都去搞市场化了。像我们做技术研究的,以我的切身体会来说,技术创新不如技术革新,做一项新的研究,投入大,实施慢,周期长,技术转化的话面临诸如新技术取代就技术、标准不完善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宋教授说,“小秦在这方面是有一些见解的,时代要进步,只有改革创新啊,我们既要保持对世界的新奇,又要保持对研究的严谨,还要有敢于和旧事物作斗争的勇气。”

  “能得宋教授指点,是我的荣幸。”

  秦川端起手边的水杯,与宋教授同饮。

  同作学问和技术研究的,在很多问题上容易产生共鸣。

  待酒足饭饱,秦川礼貌周到的将众人送走,重新折回酒店,待确认林蔚然没有走后,给林蔚然发了一条微信,便在一楼偏厅的茶室等她。

  林蔚然陪同陈总宴请的,是本市银行的重要领导。

  公司新产品投入生产,需要扩大基建厂房和设备。目前仅靠公司股东注入资金是完全满足不了生产和发展需要的。所以最直接的办法,便是找银行融资或者抵押贷款。

  同行的人中,有个人份外眼熟,不是饶先生又是谁。

  林蔚然记忆力一向就好,见过的人向来不会忘。

  虽说如此,但当时与饶先生的相亲她并不当回事,所以至始至终不记得他的名字。

  待饶先生与林蔚然交换名片时,她才知道他的全名叫饶安和,信贷部部长。

  双方各自作了介绍,免不了一顿寒暄。

  陈总招呼着各位领导入座。林蔚然才在席位的末端坐下。

  一桌人开始还客客气气,随着酒精的渗入,气氛也变得自由活泼起来。

  同饮三杯以后,开始自由发挥。

  饶安和说,“蔚然,我敬你一杯。”

  林蔚然端起红酒杯,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与饶安和遥遥相祝,“饶部长,应该是我敬您,给您添麻烦了。”

  “你看,我都叫你蔚然了,你还把我叫饶部长,这是要和我划开距离呀。不如叫我安和吧,免得生份。”

  “饶部长,我哪里敢,你太客气了。”

  “你看,还叫我饶部长。”

  “好,安和,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蔚然笑着说,举杯再敬饶安和。

  林蔚然座位的方向正好正对着他,这样看上去,他与秦川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饶安和略显清瘦,眉清目秀,笑起来的时候宛若一盆清水泛起的涟漪,淡淡的,却又不乏笑意。如果说秦川给人是疏离清冷的感觉,那么饶安和给人的感觉便是亲和有加。

  饶安和说,“最近好吗?”

  “谢谢关心,挺好的。”

  “怎么?听二位这话,你们认识?”谢行长打趣的说,眼光在饶安和和林蔚然之间搜寻,似要找到答案。

  饶安和说,“我和蔚然是老朋友了。”

  陈总在一旁道,“蔚然,这就是你不对了,你看你有饶部长这样的朋友也不说。”

  “老朋友见面,一定要喝一杯。”谢行长在一旁附和道。

  林蔚然端起酒杯,绕着桌子,走到谢行长和饶安和背后,恭敬的对谢行长说,“谢行长说的是,按照规矩,我先敬您。”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

  “安和,这杯我敬你,很荣幸认识你,要是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一定大人大量,不要与我计较。”

  饶安和招来服务员,倒了一杯酸奶,然后递给林蔚然,“言重了,美女是有特权。心意我领,酒你就随意。”

  “看不出来,咱们饶部长还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呐。”众人起哄道。

  林蔚然感谢饶安和的体贴。

  回到座位,抬头便见饶安和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朝着自己微笑。

  “小林呀,安和可是我们银行的钻石王老五。”谢行长别有深意的说。

  林蔚然装傻,只微笑着点头附和。

  几个人只顾着喝酒,菜怎么样也不去管它。再说酒喝到这时候,舌头都发麻了,也尝不出什么山珍海味。陈总举了酒杯,再敬谢行长。

  两人举杯轻轻一碰,谢行长说声干杯,就仰头喝了。陈总唯恐谢行长独自先干了,怕失了礼貌,也忙干了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