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梨花胜雪,佳人如梦

第二章 真真正正的月郡主

梨花胜雪,佳人如梦 木易石 2565 2018-06-11 07:52:09

  一直昏迷的冷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朦胧中,她看见一片林子里开满了梨花。在梨花中间的空地上,一个面若桃瓣的清秀女孩正在曳然起舞。那女孩身着一件丁香色素雪绢裙,梳着一个朝云近香髻,发髻上只别了一只梨花状玉簪。身后那一抹如瀑的及腰长发正随着女孩的舞姿在腰际翩翩摆动。女孩的额上也点了一枚浅紫色花钿,与她那如墨画般的眉眼相映成趣。

  女孩身旁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那是一个身穿月白色锦衣的少年。

  那少年正吹奏着一支精致的芙蓉玉笛,玉笛上缀着一穗紫色流苏,与女孩腰际的那一穗正成一对。

  少年眉间的一粒朱砂痣锦上添花般镶嵌在他那温润如玉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点鲜艳在漫天的素色中显得分外撩人。

  就这样,梨花默默的飘着,树默默的守着,少年默默的奏着,女孩默默的舞着……

  悦耳的笛声与曼妙的舞姿完美的交织在一处。倒也不负这良辰美景,才子佳人。

  然而这可心的画面只定格到此,一瞬间风云突变,突如其来的血色染红了湛蓝的天空,染红了雪白的梨花,染红了周围的一切,更染红了女孩的一身紫衣和那额间的一朵梨花……

  女孩扑倒在无尽的血泊中,那名白衣少年却依旧穿着雪白的鞋靴站在女孩的面前,亦站在那无尽的血泊中,纤尘不染。

  女孩一脸不敢相信的与少年对视着,而少年却一改先前的温柔儒雅。他的眼睛是一双极美凤目,此时却像是罩上了一层薄冰。眉间的那粒朱砂痣更是令人望而生畏。

  许久,少年终于开口了:“苏婉儿,今日你我情尽于此,我放你一命,便只当是还了你父亲的债。从此各安天命,互不相欠。”

  说罢,那少年拂袖离去,留下女孩深陷在无尽的绝望中……

  意识逐渐回归,冷月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就看见自己正躺在月华殿寝宫的床上。

  见冷月醒了,范霜急忙端了碗茶给冷月。关切的问:“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吗?”

  “还好啦,只是后脑勺有一点点的发痛。”

  “那就好,你这一摔可把我吓坏了。”

  “是月儿的错,害得姐姐担惊受怕的。”

  “你既然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

  “姐姐,月儿想问你件事。”

  范霜有些疑惑,问道:“何事?”

  “姐姐可知苏婉儿是谁?”

  啪!范霜手中的茶盏忽然掉到了地上,应声而碎。

  范霜惊讶的望着冷月,冷月见范霜如此神情,急忙问:“姐姐可是知道那苏婉儿?”

  范霜回了回神,反问:“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方才梦中梦见了一名女子,我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所以想问问。”

  “你怎么知道那名女子的名字叫苏婉儿呢?”

  “是一个白衣男子唤她苏婉儿,我才知道的啊!”

  “那你可还记得那男子是何模样?”

  “容貌实在是记不清楚,只记得他的眉间有一粒朱砂痣。”

  范霜看冷月的眼神愈发的复杂,又见冷月那一脸的茫然,转而一笑,摇了摇头,说:“我确是不知道苏婉儿是谁,左右不过是一个梦罢了,你也无须多想,还是要多休息才好。我在你这儿呆的时辰也不少了,我也该回去歇会了。”

  冷月急忙点点头:“姐姐既然累了,那便快回宫歇着吧,我会好好休息的,姐姐不必再挂心我了。”

  “那我便回去了。”

  “姐姐慢走!”冷月笑着告别。

  正阳宫内,所有的奴才侍女都退到了院子里,只因范霜与太医在正殿谈话。

  “回皇后娘娘的话,郡主出现了部分记忆丧失的症状也属正常,毕竟是头部遭受到了如此剧烈的撞击,没能完全失忆已属万幸。”太医颤颤巍巍的回着话。

  “那会不会对郡主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那倒不会,郡主既然已经醒了,那就证明没有留下什么除了失忆以外的病根。”

  “那她的记忆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太医皱了皱眉头,思索再三,回答道:“难,很难,据微臣所知,一般不会恢复,但微臣还是会竭力的帮助郡主恢复记忆。”

  “那倒不必了。”

  “啊?”太医完全不知道范霜的意思。

  “我这妹妹先前糟的罪实在是太多了,忘了也好,忘了就不会再想起以前的那些伤心事了。你只管调理好郡主的身体就是了。”

  “微臣遵命。”

  “你且记住,此事仅限你我二人知晓,断不可传入他人耳中。”

  “是”,太医应声道,心想:谁人不知皇后对郡主甚为挂心,皇上又对皇后最为挂心。若将此事传了出去,影响了郡主的康健,再把皇后惹出个好歹来,那罪过可就大了。这事可千万马虎不得!“微臣定当守口如瓶。”

  “那便退下吧!”

  范霜转过身,终于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忘了也好,忘了也好。从此,你就可以真真正正的做你的月郡主了。”

  三日后,冷月正在月华殿的院子里无比悠闲的荡秋千,忽然听到身后的一道男声:“你倒是悠闲的很,竟全然不顾我这个救命恩人的死活。”

  冷月瞧着眼前这一袭水绿色长衫的俊俏男子,表示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他。

  青儿连忙介绍说:“郡主,这是皓王爷。”

  “哦!”冷月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就那天拖我下水的那个?”

  梁皓一脸的不敢相信:“难道不是你先推得我,我才拽了你一把吗?再说了,事后还不是我救了你?”

  “有吗?我推过你?”冷月努力的回想着那天的经过,记得自己好像是推了一个人,但具体是为了什么却记不清楚。

  “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忘记了!”梁皓睁大了他那双迷人的凤眸。

  “好了,就算我真的推过你,原因是什么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有个底吗?”冷月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什么叫“就算”你真的推过我?什么叫我心里难道没有底!?”

  “难道我会无缘无故的推你不成?”

  “那我哪儿知道啊!”

  俩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斗着嘴,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半个时辰。直到皇上随身的侍卫来传梁皓觐见,才算罢休。

  “得,我今儿个好心好意的过来看看你,没想到却被你这般的不领情!真是没趣!”梁皓边抱怨着,边起身往外走。

  冷月笑着喊道:“多谢王爷挂念,皓王爷慢走,月儿不送了!”

  梁皓并未回头与冷月纠缠,只是丢了句:“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就自顾自的出了门。

  冷月饶有趣味的望着梁皓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好生熟悉,似是在何处见过一般,但到底是在何处,却是记不大清楚了。

  冷月但也懒得去想,眼见天色转阴,怕是要下雨。而自己穿的又较为单薄,只觉凉风习习,直逼心脾。便跳下秋千,进房间换衣裳去了。

  拉开衣橱,只见里面清一色的白色衣裙,冷月随即扣上了衣橱的门,问青儿:“我还有什么别的的衣服吗?”

  青儿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了,我记得好像只有这些。”

  “额~那你去跟皇后娘娘说一声,看我能不能添一些颜色稍微艳一点儿衣服,毕竟我也还算年轻,实在是没必要穿的这么素净。”冷月嘱咐道。

  范霜听了青儿的话,便让下边给冷月准备了各种颜色的衣服,正要给冷月送去时,又下令将所有紫色的衣服都挑出来,其余的尽数给冷月送去。

  

木易石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