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焚香阁

第二十一章 端午祭

焚香阁 桃木格 2324 2018-08-03 16:06:28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在幻境中度过一个多月。可能是性格相投,安倍大人教我学习不少关于日本神道的阴阳术法。我也因此成为他不记名的半个亲传弟子。

  另外半个,自然是众师兄们鞭策出来的。

  安倍大人觉得我对阴阳道极有天赋,只是之前过于“懒惰”“放纵”自己。(其实是没有机会系统学习。)因此对我管束颇为严格。也正因如此,在逐渐深入的学习过程中,我进步神速,已经能在脱离栗子的情况下坚持一小段时间的隐身术。但是若论学得最好,也最感兴趣的莫过于遁术了。

  安倍大人和其他师兄弟们还在好奇我为什么对遁术如此用心。

  “遁术好呀,万一打不过,我还可以跑啊。”

  话音刚落所有人哄堂大笑。

  切,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伟大毛爷爷的军事理论。我始终坚信我党伟大思想成果,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打游击战,打不过就跑,坚持为革命保留火种。

  渐渐的,再跟随安倍大人和其他弟子处理了几件灵异事件后,我的名声也渐渐在平安京的上层社会里传播。

  与此同时,每日收到的情书也多了许多。除了固定不变的那位平清盛,甚至还有些从未见过的贵族子弟。

  这帮人也真奇怪,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就敢写情书?

  “哎,”我甩了甩平清盛越发大胆露骨的信件,“名声传播这么快,八成还是托了他的福呢。”

  不久,端午节来临了。

  端午节在日本被称为“端午の節句”。日本自古以来就有过中国节的传统,从明治时代开始,这些节日都改为公历日。在日本过端午节不仅吃粽子、柏餅,还要喝菖蒲酒。在日语中“菖蒲”和“尚武”是谐音,因此端午节渐渐地变成了象征武士与勇敢的“男孩节”。有男孩的家里会挂出鲤鱼幡。

  而此时一千多年前的平安京,其大多都还遵循中国古礼。因此对于端午祭的庆祝活动倒是与我印象中的相差不大。

  这一天安倍大人凭借法皇恩宠带领弟子们参加端午祭。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能错过。悄悄管一名混得比较熟的弟子借了一套白色水干(注1)。偷偷在他的帮助下尾随在入宫弟子的队伍里。

  大师兄源义雅还在组织车马,很快点到末尾,我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

  他愣了一下。

  混过去了吗?我悄悄抬起头看到他突然瞪大的双眼。

  “你怎么过来了?快回去。”他赶紧走到我身前,吃惊道。

  我讨好的冲他笑笑,可怜兮兮的说,“好师兄,我就是好奇玉藻前是不是有传说中那么好看,你就让跟着一起去嘛。”

  他无奈的摇摇头,“我看你这样子,还是不要去了。”

  话音刚落,牛车里传来安倍大人的声音,“怎么还不出行?”

  “师兄,师兄,好师兄。”

  他犹豫了一下,刚打算开口。

  “昨天晚上,我们院的院门貌似一直没落钥呀。这是为什么呢……”我冲他暧昧的挤挤眼睛。

  老娘就住佑姬姐姐隔壁,你们那点破事儿还想瞒过我?

  周围人嘻嘻笑了。

  “咳,”他啪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你这家伙!”然后转身向安倍大人的牛车报告,“大人,人齐了,可以出行。”

  ——————————————

  跟随安倍大人的牛车步行了一段时间,穿过朱雀门,在平安宫大内里的太极殿旁停了下来。大内里是朝廷各省各部的集中办公所在地,阴阳寮就位于太极殿的东面也就是安倍大人平时办公的地方。

  源义雅有些不放心的走到队伍末端,“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乖乖别动。等贵人们的车架到齐,就可以一起去鸭川踏青了。”

  我赶紧做乖巧装点了点头,拍着胸脯说道,“放心吧师兄,师弟们都有我罩着。”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我,用蝙蝠扇狠狠敲了我一下,“就属你最不省心。”

  “噗,哈哈哈哈。”突然一个年轻男子的闷笑声传入耳边。

  我疑惑的向身后看去。一个身穿红色狩衣的男子正站在我的身后。乌帽下是一张俊美温雅的脸,他那狭长的黑色眼眸有意注视着我。目光流转间竟有一丝说不出的妖魅。

  这个人瞅着有点面熟……

  “刑部卿大人!”众师兄弟们朝他施礼。

  平,平清盛!

  我吃惊的看着他。

  “这么盯着当朝刑部卿可是很施礼的哦。”他坏笑道,用扇子捂住嘴,高挑的眉毛醉倒一大批附近衣着华丽的仕女。

  “栗子,给我条小鱼干压压惊。”

  “怎么?被迷住了?”栗子好奇道。

  “不。”我拍了拍受惊的心脏,“他居然比我高一头!”

  要知道古代日本人普遍身高在一米五左右。我在这里都算鹤立鸡群了。之前在鸭川边上,他躺着的时候还没看出来。现在一看,简直基因变异。

  众师兄都知道他天天给我写情书,因此人人都用促狭的目光看着我俩。

  “跟我来。”他收起扇子指了指自家的牛车,一本正经道,“我想问问清子的事。”

  我犹豫了一下,估计一会儿天皇家的车马就到,于是便跟了上去。

  “你想问什么?”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他笑意更浓,盯着我,缓缓说道,“为什么不回信?”

  “要问赶紧问,不问我走了。”说罢我便伸手准备下车。

  他立即拽住我的衣袖,一股冷香拂过,好似寒梅腊月,清风间花瓣瞬间抖落。

  我叹了口气,一把抚开他的手,“我是普通的宋国人,没有你们这些贵族风花雪月的想法和心情。”

  当我白痴啊,谁不知道平安时代的贵族公子们风流成性。我若回信,没准当天晚上就跑到我卧室来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神色,“清子的事,我很抱歉。”

  “哼,”跟我说算什么。

  “她的父母都是我的家奴……”他有些吞吞吐吐的说到,“我原本也只是好奇,不过家奴出身的少女,就算有几分美貌,为什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所以才把她收为侍女。可惜,她的身份太低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是想告诉我清子作为家奴的女儿,被主人看上,被客人玩弄都是这个社会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都源于她卑贱的地位,以及与地位不符的招致祸端的美貌。

  但是对于来自现代文明的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这种令人作呕的等级观念。

  “死亡面前,一律都是平等的。”我打断他,“清子已经死了。”

  他愣住了,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迅速起身,推开他挡在身前的半个肩膀。

  “告辞!”

  —————————————

  注1,“水干”,是从“狩衣”演变出来的,是狩衣的简略化装束。原本是武家的便服,但是后来公家也穿,“水干”后来就发展成下等官员或者贵族尚未施元服之礼的男童所穿的便服,同时也作为一般庶民的日常装。

桃木格

小乖乖生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