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苓烟漫

三十七 此狼已疯

苓烟漫 慕容久漓 1648 2018-08-03 15:50:26

  慕容苓很好奇,自己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为啥林桓还是愿意救她,还把自己妹妹派到她身边,真的很迷啊。

  不过慕容苓懒得想,林桓那种人,想也想不明白。有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功夫,不如去撸狼。

  自从回到雍州,小白就一直很狂躁。具说这狂躁从慕容苓离开就开始了。

  先是撕烂送饭小宫娥的衣服,小宫娥自然不敢说,这可是女君养的狼。然后磨牙,磨牙这事儿对于一头狼来说应该是挺正常的,不过这狼磨着磨着把慕容苓特意找来栓它的链子磨断了。幸好磨断后一天,慕容苓就回了雍州,不然不知道要出多大乱子。

  慕容苓一只手放在桌子上,食指有节奏的在桌上扣击,发出嘟嘟的声音,另一只手支着头,盯着趴在眼前的狼。

  小白伸出一只爪子,也在桌子上拍,无奈爪子上肉太多,根本发不出声音,于是乎,它从气焰上就低了它主人慕容苓一头。

  一旁坐着前来围观的慕容熏和陆羲和,本来莫烟也乐颠颠跑来当吃瓜群众,但跑了一半路,听说慕容苓一天前拎着她的狼去找赵太医问她的狼是不是发情了,要不要配对。赵太医看着呲牙咧嘴的狼,心惊胆颤的给狼切脉(也就是握握爪吧),结果被狼反过来抓了一爪子。若不是慕容苓手疾眼快的把小白拎远点儿,这可怜的赵太医非毁容不可。

  莫烟想一定要在慕容苓想起莫家大小姐会医术之前降低存在感,然后就遛了。之后莫家就传出大小姐身体抱恙的消息。

  陆羲和小声问慕容熏:“喂,她俩干啥呢?”

  慕容熏一摊手:“我怎么知道?或许是交流感情吧,每次小白不听话,都是这样。不过,小白从来都没赢过。不过,”

  她压低声音:“我看今天姑姑要输。”

  话音未落,小白嚎了一声,一挥爪子。

  慕容熏看得目瞪口呆,天啊,这一爪子下去,她风华绝代的姑姑要毁容啊。

  小白这一爪子终于没落下去,它收回爪子,哼唧了两声,跳下桌子,摇着雪白的大尾巴出去了。

  慕容苓趴在桌子上,看着在门边晃来晃去的大尾巴,很绝望。她家狼娃子到底咋了?以前乖的跟猫一样,现在呢?顽劣的像只狼。好吧,她差点忘了,小白本来就是只狼。

  陆羲和看着慕容熏,一脸崇拜。哇,怎么看出来女君要输的?我咋没看懂?

  慕容苓抬起头,瞪了远处两个小姑娘一眼,疲倦的站起身追狼去了。

  本来她这个国主已经很累了吧,她家狼娃子还这么不让她省心。现在她每天还要留出半个时辰跟她家狼娃子沟通沟通,这不会是,到了叛逆期吧?

  幸好有棠棣帮忙看护一下小白,不然,慕容苓是真的要抓狂了。棠棣是第四个小白愿意主动亲近的人。

  慕容苓有时想,这狼娃子不会是的了啥怪病吧?毕竟它一只都长不大,像只狐狸。再者如今确实不是动物发情的季节啊,退一步讲,就算她家狼娃子真发情了,怎么给配对,上哪找一只跟狐狸一样大的狼?要不,找一只狐狸?

  ……

  莫烟看着拎着狼站在她面前的慕容苓,退了一步。

  再退一步。

  再再退一步。

  突然关门,插上门栓,靠在门上,嗯,女君她老人家进不来了。

  莫烟目瞪口呆的看着从窗户跃进来的慕容苓,她伸手接住跳进来的小白,将小白放在地上,关窗,潇洒的拍了拍手。

  妈呀,慕容女君真心厉害。

  莫烟干笑,再干笑,调整一下心态,再调整一下面部表情,瞟一眼镜子,还是那么不自然,索性不笑了

  “我对天发誓,我师父只教给我给人看病,没教我怎么给狼看病,真的不会,不会。”

  慕容苓似笑非笑,“谁说孤要你给它看病了,孤只是听说,莫姑娘养了一只狐狸?”

  莫烟如蒙大赦,拿出帕子擦了擦汗:“女君,这边请。”

  妈的她这个至交好友太吓人了。

  ……

  慕容苓发愁的看着地上蹲着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小白,小白十分乖巧的舔了舔爪子。

  慕容苓想起那只倒霉狐狸,觉得对不起莫烟,于是让棠棣把她的首饰搜罗搜罗给莫烟送去了。

  话说慕容苓费尽千辛万苦给小白弄了一只漂亮的红狐狸,这叛逆的狼娃子却不领情,咬着人家狐狸的尾巴不放,最后硬生生把人家狐狸漂亮的大尾巴扯下一大撮毛。

  小白是慕容苓的宠物,慕容苓舍不得直接关铁笼子里,但如今闹腾的很,让身为一国之君的慕容苓无法专心治国理政。

  “陛下养的这头狼,把整个宁国都弄得人心惶惶的。”

  这是平王的原话。

  当然平王说的过火了,但听得出来,平王很不满。他不满,慕容苓还要想办法让他满,唉。

  小白又乖巧的舔了舔爪子,慕容苓觉得,此狼已疯。

慕容久漓

阿苓苓知道狼娃子为啥发疯以后会气得发疯滴。阿苓苓把狼娃子拉扯大挺不容易的,就是不太会收买狼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