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宫闱浮尘

第二十章:锦绣河山忆当年(1)

宫闱浮尘 我爱叉烧饭6 3807 2018-08-03 15:43:55

  轿撵回到景仁宫,玉琈亲自扶着皇后下了轿撵,见她面色不好

  “娘娘没事儿吧?”

  皇后沉浸在弘昼的失约中,她只想知道,是弘昼先娶了妻子,还是她先嫁了人,两情相负,总有一人为先,神色恍惚,见玉琈唤她才反应过来

  “本宫无事,陪本宫去荣嘉那看看”

  玉琈便扶着她朝西偏殿走去

  “娘娘真是疼爱公主”

  皇后却只笑了笑,荣嘉若是能走出来,也算了了自己一桩心事。

  来到偏殿却见宫女都在外头守着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看了玉琈一眼,二人都觉得有些蹊跷

  “你们不在殿里伺候主子,都跑到院子里来做什么”

  宫女们纷纷跪下

  “是公主不让奴婢们在屋里伺候,娘娘恕罪”

  皇后再也顾不得其他,提裙向屋里走去,玉琈连忙跟上

  门被推开,荣嘉看见皇后来了,忙起身收拾东西,奈何已经太晚,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是传到了皇后耳中,她站起身来笑着扶住皇后

  “皇嫂?皇嫂不是去向皇额娘请安了么?”

  皇后向她身后看了看,好奇道

  “怎么奴婢都在外边守着,不让她们进来伺候?”

  荣嘉扶她坐下

  “我没什么好伺候的,又不喜人多”

  皇后看了看身后的门,让玉琈也出去关上了门,她盯着荣嘉,仿佛要把她的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如今无人在侧,鸢儿,你在做什么?”

  荣嘉情不自禁的往皇后看向的地方站了站,遮挡住皇后的目光,她受不住皇后的凝视,说话也吞吞吐吐了起来

  “没…没什么,只是鸢儿收拾些细软,想着过除夕,鸢儿便要走了,早早收拾的好”

  皇后站起身来,在荣嘉的寝殿里来回踱步,此刻听了她这样说却有些不开心

  “那样着急走?本宫还没允了你出宫呢”

  荣嘉也跟随着皇后的脚步,她有些心虚

  “不愿再叨扰皇嫂,鸢儿知道,皇嫂因我的事情,受了不少慈宁宫的奚落”

  皇后坐到荣嘉的床榻上,拍了拍床褥示意她做过来笑道

  “这是哪里话,莫要胡说了”

  言罢却觉得手下有个物什硬邦邦的,她掀开棉被看到荣嘉棉被下的匕首

  荣嘉失声唤道

  “皇嫂?”

  皇后一把抽出那匕首,她幼时跟随父亲,心諳兵器,一眼就认出是上好的梅花匕,她抽出来刀柄来,刀光闪了一下,她斥责道

  “榕鸢,你这是要做什么?”

  皇后见她说不出话来,冷笑道

  “还是不死心?早知本宫当日便不该心软让你去”

  荣嘉流下眼泪来,她心里发慌

  “皇嫂…我….”

  皇后平复了呼吸,尽力不让自己发火

  “你可知道,这是在宫中,你从哪弄来这东西”

  荣嘉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是我一直随身带着的,皇嫂,鸢儿真的不愿再连累你,你就让我去吧”

  皇后生气极了

  “你让本宫看着你去送死?”

  荣嘉俯身叩了一个头

  “皇嫂,鸢儿明白,你是最疼我的,当日皇兄流放柳郎,让我和亲之日,是皇嫂苦苦哀求,鸢儿入寺为尼,也是皇嫂时时相助,如今鸢儿得以重进宫殿,也是皇嫂求了皇兄,大恩大德,鸢儿无以为报,求皇嫂受鸢儿一拜”

  皇后本想搀扶起她,奈何身子笨重,一举一动都费劲

  “榕鸢,快起来”

  荣嘉抬起来头,却不站起身子

  “如今皇嫂已有身孕,鸢儿也为皇嫂高兴,只是皇嫂,皇兄已然将我困到了二十多岁,鸢儿等不得了,鸢儿不能在那护国寺做一辈子的尼姑,柳郎回来,这是天意,无论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会再让他一个人,求皇嫂成全”

  皇后伸出手抠着床头的红木,她闭了闭眼睛

  “你让本宫如何成全你?鸢儿,你这一冲动,你可曾想过皇贵太妃,太妃孤苦无依,抚养了你这许多年,你可曾想过还在冷宫的额娘,生育你的额娘,你长到这样大还未见过她一面,还有本宫,你这一走,当真以为会与我毫无关联?”

  榕鸢听了皇后的话语再也受不住,崩溃大哭,她双手捂住脸颊,抽噎道

  “皇嫂,我真是什么也顾不得了,我…..我不能看着他去死”

  皇后将那匕首狠狠扔到地下

  “那本宫也不能看着你去死”

  荣嘉哭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皇嫂…..鸢儿会尽早出宫,这件事,皇嫂权当不知,鸢儿不会连累任何人了”

  皇后冷笑,荣嘉将此事想的太过幼稚了

  “你自己一个人,怕是连牢门都到不了便葬身刀枪之下了”

  “那榕鸢也不会后悔,他若死了,我绝不多活一日”

  皇后叹气,桌上的烛火明明灭灭,二人静对无言,她良久才开口

  “这件事,容本宫想想吧”

  荣嘉跪着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拽住她的裙角

  “皇嫂!榕鸢恳请皇嫂不要再插手此事,我不能再连累你,不能……”

  皇后攥住她的手让她站起来宽慰道

  “榕鸢,有本宫同你哥哥相助,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孤身犯险,便只有死路一条”

  荣嘉不说话,皇后叹气道

  “本宫乏了,要回去想想”

  荣嘉便站起身来扶起皇后,亲自送她出去,皇后出了她殿门又回头嘱咐道

  “将那物件儿都收好,别让他人看到”

  荣嘉点了点头

  除夕当天—景仁宫

  清晨--

  皇后只着了中衣站在乾隆身前为乾隆更衣,为他套上正黄色腰帷绣行龙五帜十二龙章纹样朝服,又细细扣上最后一粒东珠扣,又服侍乾隆净面

  皇后拿起朝冠向乾隆道

  “今日是除夕,不必上朝了吧”

  乾隆闻言有些歉意望向她

  “近日战乱频发,中原之地又有旱灾之况,朕已传旨照例上朝”

  皇后顿时不耐的拉下脸来,乾隆见此,一把搂过皇后滚圆的腰

  “若非如此,朕又何苦一早把你叫起来折腾你”

  皇后仔细的替他带好朝冠

  “那,能否早些回来?”

  乾隆柔声道

  “即便早早散了朝,朕还是有奏折要批的”

  皇后不悦,乾隆早早答应了要陪她的

  “除夕这日还要这样忙碌,可知皇帝不是个好差事”

  她并不如先后一般体贴,因乾隆这些年娇宠,身上的娇纵不减反增

  乾隆笑笑哄道

  “好了,朕先去用早膳,你若是累了便再歇歇,晚上还要有家宴”

  “嗯”

  乾隆走后,皇后却未再睡下

  晚宴-乾清宫

  乾隆居于暖阁最高处,太后位于左侧,皇后位于右侧。

  皇后低头看到弘昼一家,今日那小女儿也进宫来了,儿女天伦,好不快活,皇后看了看弘昼,正对上弘昼的目光,皇后淡淡瞥了一眼,不再看他

  乾隆也是看到了弘昼一家,像是对皇后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怪不得弘昼一去十数年不归,原是儿女双全了”

  皇后转头,正对上乾隆的目光,便连忙将自己眼里的一丝慌乱掩过,微微对乾隆笑道

  “和亲王福晋也很是温婉贤淑”

  太后也埋怨道

  “弘昼年纪不及皇帝,膝下已有嫡子嫡女,皇帝你却不及弘昼”

  乾隆笑笑

  “惇儿所出永琏永琮无福,何况自古以来立贤不立长嫡,朕春秋正盛,皇后也已有身孕,额娘无须担心”

  “哀家只愿皇后此胎一举得男,也好了了哀家的心愿”

  皇后不语,太后每每说这样的话,皇后都只觉芒刺在背。心内也愈发不舒服起来。心内想起有正事要办。

  便直直看向弘昼,弘昼察觉到她的目光,皇后使了个眼色令弘昼出去。看着弘昼悄悄离席一刻钟后。

  皇后侧身也偷偷的出去

  玉琈正欲搀起皇后,皇后却低声道

  “你在这里吧,本宫与荣嘉公主一同去便好”

  “奴婢遵命”

  榕鸢缓缓搀起皇后出了畅音阁。

  除夕之夜,畅音阁外也是彩壁辉煌。

  皇后扶着荣嘉好一阵寻,仍是在御花园偏僻的一角内看到了弘昼。

  灯笼熙熙攘攘亮如白昼,却还不及他清冷寂寞的背影,皇后只是一瞬,有些觉得他孤独。可转念一想,他夫妻美满,儿女双全,怕是自己多想了罢。

  二人走近,弘昼转过身来压低声音问道

  “不知皇嫂召臣弟何事”

  荣嘉在侧,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皇后只是拍拍荣嘉的手

  “鸢儿,去和你哥哥说”

  荣嘉奋力摇摇头,抓紧皇后的手,不得不说,她心里对这位严厉的哥哥还是有些怕的

  皇后微叹一声,走近弘昼

  “料想王爷也已经猜到了,鸢儿她……”

  皇后话未说完,却被弘昼出声打断

  “不可,臣弟与皇嫂已经纵容过她一次,不可让她太过放肆”

  荣嘉已经噙了泪水

  “五哥,鸢儿并非想再进去,鸢儿是想……”荣嘉咬了咬牙,继续说道“将柳辰奕救出”

  “什么?”

  弘昼猛地回头,墨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射出两道冷过这冰天雪地的目光。荣嘉吓得一颤,却又用炯炯的大眼睛对上弘昼的目光

  皇后护住荣嘉,弘昼咬牙道“皇嫂不能太纵容她”

  又对荣嘉道“哥哥明白你心中的苦,可世间好男儿多的是,鸢儿你又何苦执着”

  荣嘉本就对他不满,鼓着嘴嘟囔了一句

  “鸢儿比不得五哥,说忘便能忘的,如今五嫂……”

  荣嘉没在说下去,因为弘昼打了她,她一母所养的哥哥打了她,清脆响亮的一个耳光,皇后也怔住了,印象中,从未见过弘昼打人,还是打了他最疼爱的妹妹。

  荣嘉自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委屈,刹时就流下两行清泪,皇后一把拉过荣嘉,低声斥道

  “你这是作什么?”

  边掏出帕子为荣嘉拭泪。擦抚红肿的脸颊

  弘昼背过身去

  “这次算是轻罚,你这是在宫中,怎可如此口无遮拦”

  荣嘉听了更是委屈,伏在皇后肩头嘤嘤哭起来,皇后安抚

  “好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做,莫再哭了”

  荣嘉这才止了哭声

  “本宫已然答允她,不能看她白白送死”皇后上前一步道

  弘昼转过身

  “娘娘身居内帷,怎可任由她胡闹,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他顿了顿

  “何况娘娘已有身孕,保全自身为好,何苦管她的闲事”

  皇后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道

  “无论如何,鸢儿已经铁了心,本宫不会白白看她送死,王爷若是怕连累自身及家人,那便麻烦王爷为我二人收尸”

  弘昼恨恨的皱起眉头,她在逼他,在威胁他。良久,他长叹一口气,向荣嘉招手示意她过来,荣嘉瑟缩着不敢上前,皇后推了她一把。

  弘昼上前一步,抚住荣嘉双肩

  “你可想好了?若是不成,便是咱们三条人命,若是成了,你便出宫去,出宫后的日子,颠沛流离,随时可能亡命天涯,如今你是万人之上的公主,自此便要沦为庶人,你可甘心?”

  荣嘉点点头“无论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会再让他一人,即便是吃糠咽菜,只要与他在一起,鸢儿也甘之如饴”

  “他对你如何,你可清楚?”

  “嗯,求五哥成全”

  弘昼看向皇后,皇后对他点点头

  “小丫头,你可真是长大了,既你执意如此,我还能说些什么”

  又转身对皇后道“此事皇嫂还是不要掺和,若有罪责,我兄妹二人承担”

  皇后低声“太后早就命人查过,榕鸢一事,我早就脱不了干系,何不帮她一把”

  弘昼叹道

  “那便麻烦皇嫂为她准备了,万不能拖到清点死囚之时”

  皇后点了点头

  弘昼看见荣嘉红肿的脸颊

  “脸还疼么?肿成这样,还是莫要回宴了,早些回宫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