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鬼夫出没:老公,求放过!

第八十二章:姥姥的信

鬼夫出没:老公,求放过! 荷叶殇 2274 2018-08-03 15:59:07

  打开纸箱,里面竟然是一个黑色的箱子。箱子不大,黑黢黢的并不起眼。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箱子竟然找不到开锁的地方,甚至找不到任何缝隙。

  与其说是一个箱子,更像是一个没有缝隙的铁块。

  要怎么打开它?

  我的脑海中突然窜出有关于这个箱子的记忆,姥姥曾经教过我开锁的方法。

  我有些不敢确定的伸出大拇指,将它按在箱子边上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凸起处。

  “叮”的一声,凸起处竟然亮起了光,变成了一块屏幕。

  不是指纹解锁吗?还需要密码?

  我思考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按下几个数字。箱子果然缓缓的打开了。

  箱子的上面,是一封信。

  我拿出信,深呼一口气缓缓打开。是毛笔字!清秀中带着一股肆意张扬的个性,是姥姥的字迹。

  没有我以为的长篇大论,只有短短的几行字:

  一切皆有定数!勿寻姥姥,时机一到自会相见!

  去骊山找广惠大师,项链是信物!姥姥将一切托付于你。变得强大,方得始终。

  是非成败转头空,多少恩怨,都付笑谈中!

  ……

  我从箱子里取出一个项链,黑黝黝的看不出材质。既然是信物那肯定很重要,我拿出项链戴在脖子上藏进领口。

  项链贴身处传来微微的炙热感,只是一瞬,快得像是我的错觉。

  我反反复复读了几遍姥姥写的信,才不得已让自己相信,姥姥是真的不会出现了。

  她早就预料到自己的离开,可是为什么非要离开却不能告诉我原因?

  我突然想起记忆里十岁生日那天姥姥和我说的话,隐隐约约我也听到她说要离开的话,她说不要去找她,找了也没用,只有我足够强大了自然就能见面。

  等我足够强大就能见到了么?

  为什么十年前姥姥就能预料自己的离开?

  姥姥究竟去了哪里?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

  太多的疑问在我脑海盘旋,我有些找不到方向。

  突然很想猜猜!

  姥姥走了,那我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猜猜了。一直以来,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和不快,都有她一直将我挡在身后。猜猜,一直以来就是我的避风港,只要有她在,我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此刻,我特别想她!

  我从行李袋中翻出手机,幸好还有电!我满怀期待的拨通了猜猜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我不甘心的一遍又一遍重播,然后一遍又一遍听到重复的回答。

  猜猜也找不到了!

  以前她每天再忙都要给我打电话的,至少也会发信息给我。可是,自从上次大平村分别后,她除了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外再也没联系过我。

  猜猜是不是也出事了?

  姥姥和猜猜都不见了!我该怎么办?

  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孤单!就像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找不到依托和归宿。

  我蜷缩在角落,抱紧自己的手臂,将脸深深的埋在膝盖间。

  “叮咚”一声响。手机来短信了。

  是书言学长的短信:“阳子,看到信息回我,几天没你的消息,我们都担心你。”

  原来在我昏迷的这几天里,他每天都会发信息给我,话语不多却透着浓浓的关心。

  想到他两次毫不犹豫的以命相护,我的心里生出一股暖意。

  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一条信息过去。

  “我很好,大家勿念。学长的伤好些了吗?”

  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伤不重,早好了。你照顾好自己,有任何困难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学长。”

  信息刚回过去,手机就黑屏了。原来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我盯着变黑的屏幕,心情也跟着变得灰暗起来。

  …………

  当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打开了房门。

  普拉正站在门口的走廊上,望着远处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开门声她回过头来。

  “阳子,你……还好吗?”

  “我没事了!谢队长呢?我有事找他。”

  “他在忙着村里的事,好像遇到了点麻烦。阳子,你肯定饿了吧?要不我们先吃东西?”普拉的脸上有些忐忑。

  我想,她一定是以为我是去找谢队长兴师问罪的,毕竟刚在房间里我对谢队长的态度并算不得友好。对于他的道歉我并没有接受。

  “好。吃完东西我们一起去找他。”我摸摸扁扁的肚子说道。

  普拉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领着我去了厨房。

  普拉给我盛了一碗稀饭,从保温箱里拿出几样小炒。

  “你几天没进食了,就给你准备了一些清淡的食物。你先将就着吃。”

  “谢谢!”我接过稀饭,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普拉在一旁看着我吃饭,几次欲言又止。

  “普拉,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阳子,我知道姥姥失踪了你比谁都难过,我不是要替谁说情。只是……其实这几天谢队长心里也不好过,他心里的愧疚比谁都深。我们接下来还要一起迎敌,所以我希望你们之间不要有太多芥蒂!姥姥我们一起找,我相信总会找到的。”普拉说完,一脸的忐忑。

  我想她和谢队长的感情一定不寻常,不然她也不会替他说情。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找他不是为了兴师问罪的。刚才是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我已经想通了。姥姥的事我会亲自会查,等我查到事情的真相,我自会……处置。我找他只是问问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我想尽快离开这里去一个地方。”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放心,我们会尽力帮你打听姥姥的下落。你这么急是要去哪里?如果今晚进展得顺利,估计明天早上就可以离开了。”普拉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

  “村里的事还没处理好?对了,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还会住在这里?阳世昌呢?”对于大庙村发生的事,我还是一知半解的。

  “阳世昌在我逃出来后就不见了。应该是怕养鸡场的事情败露所以提前逃跑了!还带走了他老婆和他妈的尸体,看来近期内是不会回来了。我们只能暂住在他家。好在他的公司还在,所以只要他舍不得他的钱,就有抓到他的可能。”

  “最主要的是因为旺财的事牵扯出了一桩强奸杀人案。以旺财为首的几个同村的青年喝醉后恶从胆边生,将一个高中女生强奸杀害了。受害人的鬼魂回来报仇,直到旺财死后,其他几个青年太害怕了才会自动交代案情,以求庇护。本来一切进行得挺顺利,没想到的是,女孩子的尸体失踪了,没有尸体就不能立案,这些人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所以今晚谢队长决定做一场法事招来女孩的鬼魂,再利用鬼魂和身体的联系来找到尸体。”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