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春之萧瑟,秋之繁华

第四章 心之树洞

春之萧瑟,秋之繁华 Lyn傲生 2227 2018-05-16 23:55:36

  其实那一直不敢承认

  费尽心思逃避的

  就是扎根在心底

  无法磨灭的一切

  “坡顶的景色还不错吧。”一个声音打破了空气中弥漫的宁静,林尘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到正朝她走过来的周苡方:“我也很喜欢在这里看风景。”

  医院的后山坡一片绿草如茵,这绿毡上除了两颗花大色艳的大扶桑,不掺任何杂质。在坡顶可以眺望到不远处一个小村庄的全貌,稀稀疏疏的土瓦房,散发着庄严的瞭望台,稻田里密密麻麻排列着人们刚播种下的秧苗,远处的山放佛镶嵌入云中,云雾遮掩了它引以为傲的雄壮,只能熙熙攘攘的看到那逃出白色幕帘的树木。

  “每次只要心里烦躁,我就会过来这里欣赏一下大自然的产物。”周苡方在林尘旁边坐了下来,拔下头上的橡皮筋,瀑布般的长发顷刻而下,然后随意捋了几下。

  林尘看了一下周苡方也学着她一样坐了下来:“烦躁?”

  “而且是经常。”周苡方看向林尘,发现她一脸匪夷所思的样子:“不用惊讶的,像我们这样每天对着这样那样的病人,心里难免会烦躁不安。”

  林尘躲开了她的眼光:“也是。”如果一个人没有很好的耐心和情绪调节能力,那就应该是永远不会选择医生这个行业的,更何况是精神病医生。

  “以前有个朋友告诉我,每次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必须要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树洞,一个让自己聊以**的地方。”注意到林尘脸上的表情变化,周苡方若有似无的说着:“他说这是一个女孩教他的,这样就可以告诉自己,其实你并不孤单,这里的一切都在聆听你的倾述。”

  ——张祺昕,这里就是我的树洞,以前我每次不开心都会来这里,因为我觉得只有它永远不会嫌弃我,抛弃我,让我知道我一点都不孤单,它会聆听我的倾述。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林尘僵硬的问出了这一句,她承认她问出口后她就后悔了,她害怕得到周苡方的回答,无论那个是她想听到的还是不想听到的回答。可是心里的矛盾不停的叫嚣,令她不由自主的希望能听到那个名字。

  “我也忘记他叫什么了,是我几年前在美国遇到的一个朋友。”周苡方云淡风轻的一句话,绝情的浇灭了林尘心中再燃起的希望火苗。

  林尘站了起来拍了一下裤子,看了看手表:“周医生,我先回去了。老妪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明天我会早点过来的。”说完便拿起地上的包包往医院门口走去。

  周苡方看着林尘慢慢远去的背影,嘴角不自觉扬起弧度带出一抹浅笑:“张祺昕,原来这就是你的林尘啊。”这句话似乎是对张祺昕说的,可是周苡方知道,这是她对自己说的,这就是张祺昕的林尘。

  在回去的路上,林尘脑海里不停的循环着刚才周苡方说的那句话,她知道她不该奢望周苡方说的那个人就是张祺昕,可是,这句话是她当年亲口对张祺昕说的。这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

  林尘抬手抚了一下额头,告诫自己不能再继续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是老妪的病情。

  “她今天带着你母亲过来了。”

  “我母亲现在怎么样,很严重吗?”

  “目前情况不太好,不过也不是百分之百好不了。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

  “谢谢。那·······”

  “你不问问她怎么样吗?”

  “早点休息吧。”

  “祺昕,你明天过来看看你母亲吧。”

  放下了电话后,周苡方一个人看向窗外,从四年前认识张祺昕开始,她就知道他心里一直住着一颗罂粟,她早已经在他心里扎根,无法拔起。虽然他从不轻易言表,甚至将所有的感情交给时间,隐藏自己的内心,可是他却不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说没有就能不存在。

  第二天林尘八点多便到了医院,周苡方本以为张祺昕会出现,可直到傍晚林尘要离开,他依然没有来。

  一个多月过去了,经过药物控制和催眠,心理等治疗老妪的情况较之前稳定了不少。至少不会对周围人都充满敌意,只是不时还会大哭大叫。

  老妪有了好转,林尘也不用天天过去了,毕竟工作放下了这么久,总是不好。当年若不是赵意,林尘怕是今生都与大学无缘了,之后还求赵坷收留她这个毫无工作经验并且还要担负学业的大二生。对于赵意,林尘总欠她的太多。

  “喏,这些”赵意把这一个月来的工作资料给了林尘:“加上刚才黎郁交接给你的,基本上就这样了”

  林尘接过先随意翻了几页:“边瑞城项目现在是进入正式筹备工作了吗”

  “对,计划下个月就可以动工”

  “合作方那边对我们初次价格打压了多少”林尘知道她策划所提出的价格肯定会被压百分之十左右。这是为了对方压价后依然能达到理想价格。

  “按原策划签的合同”赵意伸出食指,轻轻抬高了林尘的下巴,对她得意的扬起嘴角。

  看着林尘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然后拿出了手机:“我刚才已经和他们公司派来昭和市的项目负责人通过电话了,他说明天就过来指导我们筹备”

  “这难道就是上市大公司的风格,不计成本只求质量?”龙玲凡走过来搭着林尘的肩膀喃喃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全力以赴。”赵意还是心虚的看了林尘一眼,她并不是不想告诉她,她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赵意知道林尘的期待,同样她也清楚林尘那永占上风的自尊。

  无论再怎么熟悉有默契的两个人,如果经历过天各一方的无可奈何,那所有的自以为都会烟消云散,即使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但是时间却无法说谎,只剩下自欺欺人罢。

  “这里的风景还不错吧?”周苡方慢慢走近眼前那双手插袋,深邃眺望远方的男人:“不久前,有一个人也和你一样,站在你站立的位置,放空的享受着这里的美好,我记得我当时我问过她这个问题。”

  周苡方终于站在男人旁边:“我当时说这里是我的树洞。”她看了看旁边的人,若不是足够了解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一定觉得她现在只和空气对话无异。

  张祺昕永远紧抿双唇,一双剑眉下深邃的眼眸带着那一丝不显山不露水的空洞,他永远是这样的淡漠,脸上决断了所有该表现的表情,平静如水。张祺昕永远都有他的世界,里面所有的一切,只有他自己能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